唐明邦教授千古
点击:720 添加时间:2018-05-14 10:07:00 信息来源:


     2018年5月4日下午,接到我的学生毛善生的电话,得知唐明邦老师仙逝的噩耗感到无比的震惊、难过。唐明邦老师是我国易学界德高望重的易学理论家、研究家,是我国易学应用研究的先导者,是易学界卓越的领导者,更是久经考验品德高尚的优秀共产党员。

     唐老师一生热爱共产党,热爱人民,热爱祖国,热爱社会主义。他一生为共产主义奋斗,一生光明磊落,忠心耿耿,在此,我向唐老师致哀,向其家属亲属问候。

     唐老师长我十二岁,是长兄,是易友,更是老师,我和他是在1987年的济南第四次国际周易学术研讨会上认识。我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为人谦虚友爱、和蔼可亲,没有大学士、大教授的架子。在易学理论上有深厚的造诣,他是第一个支持并鼓励我在易学应用研究的大学士大教授。

     那次国际周易研讨会有来自国内外四百多位易学专家,是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国际周易学术研讨会,他们都是易理派,唯独我是从事易学应用的。我的《八卦与信息》论文是讲应用的,不仅大会的主办单位,还有的省市领导认为我的《八卦与信息》的论文是宣传封建迷信,不准发给到会的代表。当时国际易学家抗议说:“这是国际周易学术研讨会,不是山东的党代表大会,为什么不准发《八卦与信息》的论文?”

     会议第一天下午,有一位学者向当时瘦小穷酸的我走来,十分亲切的问:“你是邵伟华同志吗?我是武汉大学的唐明邦,看了你的《八卦与信息》的论文,有理论有实际,有应用事例,很有说服力,是一篇难得的易学应用好论文,我看到很多专家用论文换你的论文,说明你的论文很得人心啊!”

     我知道唐老师是来自家乡武汉大学的教授,又是大会上第一个支持我应用研究的并表扬我论文写的好,当时的我像是在严冬里感到温暖的太阳,怀着激动的心情,流着眼泪紧紧握住唐老师的手……。    因我的《八卦与信息》论文没有编进国际会议的论文集,唐老师打电话安慰我说:“你的论文是我国易学应用的开路先锋……”。

我国改革开放后易学走出了冷宫,1994年7月武汉,召开的第一次易学会议虽然只有七个人,唐老师即是会议的参加者,又是组织者之一。武汉会议奠定了我国易学应用的基础,唐老师任易学会会长,后来他担任了我国第一届中国周易学会会长,他是我国周易应用的火车头,其功不可没。我国今天易学应用的大好形势有唐老师的一份心血。

唐老师重视易学应用研究,特别重视民间的易学应用研究人才,叫我多抓这方面的应用典型。

     唐老师多次在全国易学研讨会上讲:要重视应用研究,团结好易学界的同行,要讲易德,重视易德,易德是我们易学工作者的准则,要做易学品德高尚的人,为我国易学应用走正规化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。

     1989年我的第一部著作《周易与预测学》出版前,请唐老师为我的书题词,他愉快的答应了,我很高兴,这是易学界对我的最大肯定和支持。

    唐明邦老师看到我在易学应用研究中不怕批判、不怕坐牢的坚强意志,他在易学大会上说:“邵伟华是一条龙,把易学一潭死水搞活了”。他的讲话不仅鼓励了我,也激励了全国千千万万个易学爱好者,因此我下决心一定要在易学应用研究上多出成果。

唐老师的离开是我国易学界的巨大损失,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,继承唐明邦老师的遗志,走他没有走完的路。我们一定要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,把我国易学应用研究与现代科学紧密联合起来,并推向新时代、新高潮,为我国的富强不断做出新的作为、新的贡献。

邵伟华

2018-5-10